证监会史上最大调整:肖钢重构核心职能体系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3-10-14 17:02:55    文字:【】【】【
摘要:证监会史上最大调整:肖钢重构核心职能体系

尽管在9月27日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新闻发言人没有明确承认证监会在进行机构人事调整,但十一长假后,该消息仍然在机构之间持续发酵。

谁是发行部和创业板部合并后的新主任?上市一部和上市二部合并后又是谁来负责?基金部、机构部、期货二部合并后人事如何安排?这些问题,券商、基金公司和上市公司的高管们,都在四处打听。

理财周报记者从多名券商高管和基金公司高管处得知,新的人事安排可能要到11月重要会议之后才会落地,此前应该不会有大动作。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创业板部主任冯鹤年将追随郭树清去山东。据理财周报记者从接近山东证监局人士处独家获悉,冯鹤年即将担任的是山东证监局局长。

一些司局级干部已经在中秋节前后有所调整。除了冯鹤年外,证监会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李量将任职投保局,上市公司监管二部巡视员兼副主任赵立新和国际部副主任谢世坤也将调职。

令机构目前困扰的是,证监会内部人事面临变化,导致很多工作暂时无法正常开展。

肖氏班底

北京一名券商高管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中秋节前,在证监会召开的一次主席办公会后,一份“合并同类项”的改革方案便在机构间流传起来。

这份流传的改革方案已经有较为明确的思路:将发行部和创业板部合并,上市一部和二部合并,基金部、机构部和期货二部合并,新设再融资监管办、债券监管办、私募基金监管办和产品创新监管办。

伴随着上述方案,还有部分司局级干部的调整,传冯鹤年奔郭去山东,李量去投保局,赵立新、谢世坤调职。

消息传出后,有机构人士向证监会内部人士求证,得到的回应是:暂时不清楚。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9月27日表示,作为监管机构,职能和架构需要随着市场发展不断调整。按照国务院关于转变政府职能的部署,证监会进行了研究,提出了减少行政审批等一系列措施。

10月8日,一名接近证监会的人士向记者表示,消息属实,正在调整中。

10月9日,一名接近山东证监局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冯鹤年赴山东后的新职位是山东证监局局长,目前尚未赴职。现任局长徐铁已经到了退休年龄。

而在此前,在金融机构中流传的老版本是,徐铁退休后,山东证监局局长已内定由青岛证监局局长接任。

在郭树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冯鹤年接替张思宁,担任创业板部主任,冯鹤年在此之前在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部担任主任近4年,再往前追溯,冯曾担任证监会法律部副主任。

另外,前述北京券商高管认为,如果发行部和创业板部合并,之前从深交所借调到创业板部做预审员的,就很可能回到深交所。

基金部、机构部和期货二部合为一个部门后,谁是掌管者也成为机构关心的焦点。目前分管大机构的是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

据了解,目前张育军已赴美国学习,今年12月回国。

在私募基金监管上,北京一家大型PE高管认为,今年5月刚从发改委调任证监会的刘健钧顺势成为负责人的可能性较大。刘健钧原是发改委财经司金融处处长,专门负责私募股权基金监管工作。调任证监会基金部后,除了主管PE机构,还将监管证券投资私募基金,即投资二级市场的私募基金。

多名机构高管表示,本届政府提出深化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在这个大背景下,在机构改革的同时,搭建新班底,不失为一个好时机。

十二年来最大调整

其实,从今年8月开始,随着部分证监会官员奔赴山东,一些位置已经空缺下来。8月26日,原证监会发行部综合处处长张望军被任命为潍坊市副市长;次日,原证监会行政处罚委处长董文媛被任命为日照市副市长;8月29日,山东省政府公布证监会国际合作部处长庞魁霞挂职担任山东省商务厅副厅长。

但彼时,还很少有人认识到,肖钢将会启动如此大刀阔斧的人事机构改革。

“9月初我在跟证监会内部人士的一次深度交流中,没有获得与改革有关的任何信号,没想到9月底就传出这个消息。”上述北京券商高管人士表示。

今年8月,一名证监会内部人士在谈及监管思路时,也未得知任何关于机构改革的消息。

此次调整,被业内人士称为是近12年来最大的一次调整。

2002年,尚福林上任证监会主席后,在陆续进行人事调整的同时重新梳理部门架构,在现有的审核一、二处基础上增设三、四处。原机构部一分为二,增设了一个司局级单位——机构风险处置办公室。

在此之后,证监会机构设置也陆续微调。股改过程中,证监会规划委被撤掉。2009年年底设立创业板发行监管部。2012年,上市公司监管部更名为上市公司监管一部,设立上市公司监管二部,专门负责创业板公司的监管,撤销派出机构工作协调部,其原有职能由证监会内其他相关部门承担。

先做“减法"

今年11月即将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助推资本市场顶层设计。

过去12年,证监会在机构设置上的思路基本是在原有基础上做“加法”,且主要出发点是为创业板做好服务。

而此次调整,则是先做“减法”,将监管业务类似或者相关联的部门进行整合,也符合肖钢“轻审批、重监管”的工作思路。

多名券商人士对此次架构调整的思路持赞同态度。

对于发行部和创业板部合并,三名保代向理财周报记者一致表示“必须合并”。“审核标准应该趋同,简化审批,不要确定不同的标准,让大家无所适从,也不公平。”上海一名保代称。

创业板部与主管主板市场的发行部虽然执行的基本监管原则一致,但在具体工作中掌握的尺度和政策口径差异较大。

前述上海保代表示,当时将创业板部和发行部分开,实行两个标准,就让机构觉得难以适从,而有经验的投行人员却可以利用这种差别。

目前,对投行人士最重要的是,标准将如何统一?

“我打算先把手头的项目放一放,等年底标准和人事都落地后,再继续推进。”前述上海保代表示。

与合并创业板部的思路一样,刚成立一年、专门监管创业板上市公司的上市二部也将被合并。

而机构部、基金部和期货二部合并,也在机构人士的预料之中。

早在2012年9月,”郭氏班底”落定之时,证监会高层的分工进行了重新调整,张育军分管“大机构”,即机构部、基金部、期货二部。这样的分工未有先例,机构权力集中,打破了财富管理权力的证监会内部条块分割。

前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去年6月初召开的中国基金业协会上提出,加快发展财富管理行业,打破行政权力条块分割,要建设一个强大的财富管理行业,发展各类投资理财机构。

而即将进行的证监会机构调整,在整合和协调金融机构上,肖钢与郭树清思路有一致之处,只不过肖钢的整合更加彻底。

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期货公司的业务日趋重叠。新《基金法》生效后,这种融合趋势更加明显。证券公司可以开展公募基金业务;期货公司也可以进行包括股票、债券和衍生品在内的资产管理业务;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均可以通过“大资管”的概念介入新型的资本中介业务,直接服务于投融资双方。

在这种形势下,再不实行“统一监管”,必定会影响审核效率。

后做“加法”

此番调整,除了做减法外,也将新增再融资监管办、债券监管办、私募基金监管办和产品创新监管办。

“目前中编办还没有给编制,证监会目前还没有定岗定编,所以暂时按照办公室来算,一旦给了编制,换个牌子就可以了,设置应该跟以前的‘部’差不多。”前述北京券商高管表示。

虽然尚未获悉确切时间表,但再融资审核权将会下放至交易所已经是业界共识。为此,曾任机构部主任的黄红元赴任上交所总经理一年多。去年10月,交易所开始针对再融资进行团队准备和规则研究,在团队方面,除了接收证监会三处、四处的部分人马,还通过内部选拔和外部选聘的方式组建团队,在两会之前该团队就已到位。去年年末、今年年初,交易所组织团队到各大券商就再融资审核规则征求意见,并在两会之前将规则上报给证监会。

“新增的再融资监管办的主要职责之一会是制定政策和做好两个交易所的协调。”一名深圳券商高管分析说。

对于债券监管的想法也由来已久。一名熟悉郭树清的人士透露,银行出身的郭树清在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曾有想法设立债券一部和二部。他曾多次提及债券市场监管的互联互通,推动准入标准的统一。

今年1至4月,共发行债券2.8万亿,其中银行间债市累计发行2.6万亿。从发行量上看,银行间债券市场占比90%以上。

“证券交易所的市场太小,选择在交易所上市的债券比较少,跟发改委和银行抢这块肉,还是挺难的,”前述深圳券商高管说,“不过,把编制弄好,有个部门做事,才能发展起来,这个思路也是对的。”

PE监管方面,发改委与证监会之间多年的PE监管之争,随着今年7月中编办将私募股权基金的监督管理职责划归证监会,监管权之争终于落下帷幕。发改委原先专门负责私募股权基金监管工作的处长刘健钧调任证监会基金部。

在此次调整思路曝光前,今年8月,一名业内人士曾告诉理财周报记者,PE监管工作可能会放到基金部一处,但以当时的人员配置,监管能力还很弱。

监管难度更大则是高歌猛进的基金公司子公司,今年8月,一名接近证监会人士告诉记者,基金监管部甚至希望新成立一个部专门监管子公司。

北京一家基金公司高管和一名基金圈权威学者一致认为,基金子公司的监管,将来会放在产品创新监管办。“基金子公司,券商通道等一些非标业务,以前证监会难以监管的,很有可能放在产品创新监管办。”前述北京基金公司高管表示。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30 上海舒佳电气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龙吴路1500 联系人;先生 18917194679 电话:021-54361854 54358329  官方商城:http://www.x-010.com/ 官方Email:h117@163.com